南非“世界杯经济学”,谁是赢家?

开普敦城市北滨,大西洋潮起潮息。
桌山(Table Mountain)挡在这里。高达1087米的山体云雾缭绕,近百年历史的进山缆车,已被喷绘上足球的黑白色块。随着车道缓缓上行,游客们置身海角山巅。物是人非,南非民主变革已愈15年。
山麓北侧的滩涂上,有一座造价45.06亿兰特(约合5.96亿美元)的开普敦球场(Cape Town Stadium)。它也被人们称作“绿点”(Green Point Stadium),2010年世界杯将在这里举行第二场比赛。
但对74岁国际足联(FIFA)主席布拉特而言,绿点是个给他带来麻烦不断的地方。
把世界杯带进好望角,是这个瑞士人12年主席任期中一件开创性的政绩。但这些年间,对其形象不利的证词,也正来自于此,甚至被接连呈上公堂。
最新的焦点正是绿点球场。5月25日,一家名为Mail & Guardian(以下简称M&G)的网络媒体公司,把南非2010年世界杯组织委员会(以下简称“南非组委会”或“LOC”)告上南非高腾省南区高级法庭,案件编号为09/51422。
原告方指出,南非组委会应该公开与绿点球场有关的工程招标文件材料。但被告方律师却认为,M&G不具备获得文件的主体资格。
M&G关注工程招标材料,是因怀疑布拉特和国际足联官员,在绿点球场施工中,涉嫌不正当牟利。他们的证据是,另一案件中多份当地政府官员的法庭证词提到,布拉特和LOC官员的联合阻击,让开普敦市政府最终放弃了低价改造球场的计划。
这中间的差价至少高达28亿兰特(约合3.75亿美金)。
一片阴影笼罩着非洲大陆的第一届世界杯。
“这将是国际足联收益最多的一届世界杯。”2010年初,LOC官员表示,国际足联将至少揽得史上最高的30亿-40亿美元收入。
硬币的另一面却并不美妙。虽然世界杯能够提振主办国经济已是屡试不爽,但南非能否成为赢家,还是未知之数。
6年前,南非代表团的申办文书中所列世界杯总费用仅为30亿兰特(约合3.97亿美元)。但据南非公共事务委员会2009年年末数据,总预算费用已膨胀近十倍,增至约290亿兰特(约合38.4亿美元)。
1. 昂贵的半决赛:“绿点”曾经只是“B计划”
M&G表示,开普敦支付绿点球场49.06亿兰特的高昂造价,似乎仅仅为了从FIFA 获得这场半决赛的举办权。
2009年12月14日,绿点球场修建完成,这座球场含有60000个座位,包括视野较佳的VIP和商务包厢。世界杯期间,将有5场小组比赛和1场半决赛在此处举行。
M&G表示,开普敦支付绿点球场49.06亿兰特的高昂造价,似乎仅仅为了从 FIFA获得这场半决赛的举办权。
但在改造绿点之前,在开普敦市和其所在西开普省(Western Cape Province)一级,有相当部分官员支持另一座Athlone球场。这座球场位于城市郊外的贫困区,翻修球场外的基础设施,有利于当地形成新的商业区和工作机会。
2005年7月,一支国际足联的技术代表团来到开普敦,分别考察了Athlone和绿点球场所在地,那是开普敦一处公共绿地,这儿本来有一座以“绿点”命名的田径运动场,如果修建新球场,需要先拆掉原来的建筑。
国际足联感觉Athlone球场的球场许多座位视角不好,不利于球票销售。
在世界杯举办规则中,国际足联具有一系列事项的最终话语权。而举办国当地的组委会,则负责具体组织、调配等事宜。各国的组委会中,虽然包括了各个关联部门的负责人,但当地足协官员是主要力量,他们往往依照国际足联标准和指示执行工作。
这里有一个最简单的利弊关系式。如果增加座位,意味着门票数量的增加。在FIFA和南非足协(SAFA)的赛事收益中,门票收入是重要部分,尤其对于当地足协,这是世界杯给予的最大红利。
当年9月30日举行的省市联席会议中,当地官员明确Athlone仍然是最优选择,而由于国际足联团队的推荐,会议认为,绿点可以作为“B计划”。
10月18日,FIFA竞赛部和市场开发部负责人带队的代表团来到开普敦。
“他们觉得Athlone似乎不符合开普敦的世界级胜地形象,并且,太多的座位位于球门柱后方。相反,他们认为绿点毗邻桌山,是更好的选址。”在座的文化部门负责官员 Lorraine Platzky告诉西开普省时任长官Rasool。
但是,就算开普敦坚持选址Athlone这个球场,所损失的不过“是一场世界杯的半决赛”。根据FIFA要求,举办半决赛的场地需要至少拥有60000个座位,而Athlong球场仅拥有45000个座位
2. 选举日的协议:“我们建绿点球场,是因为布拉特说‘我喜欢绿点’”
在当地一个电视节目中,开普敦市长Zille公开称,“我真的认为,我们去建绿点球场,是因为布拉特说‘我喜欢绿点’,而不是它真正是对南非人民最好的东西。”
一个月后,布拉特亲临开普敦,第一次来到南非的立法首都。让南非方面惊讶的是,布拉特开门见山地赞扬绿地选址。
4个月后,在FIFA执委会讨论前一天,布拉特签署了与开普敦政府、南非组委会的举办地协议和场馆使用协议。
M&G的调查显示,这一天是2006年3月15日,来自南非民主联盟(DA)的Helen Zille被选举为开普敦执行市长。非洲国民大会(ANC)党的老市长Mfeketo落选。令人惊讶的是,布拉特签署的协议是几日前传到瑞士的,代表开普敦政府签字的仍是Mfeketo。
根据身边人员的法庭证词, Zille第一次在市长会议上接触世界杯事宜,即提出要暂缓签署场馆修建合同。她委派了包括环境评估在内的课题,将绿点与其他几个选址进行比较。
在当地一个电视节目中,Zille甚至公开称,“我真的认为,我们去建绿点球场,是因为布拉特说‘我喜欢绿点’,而不是它真正是对南非人民最好的东西。”
文化部门负责官员Lorraine Platzky回忆,2005年11月22日,时任西开普省时任长官RasooRasool在酒店房间会晤布拉特。布拉特说,开普敦应该是2010年的形象窗口。他特别提到,绿点地区是2010年世界杯半决赛的绝佳举办地。
话锋一转,布拉特说令FIFA严重忧虑是,Athlone球场无法扩充到50000座位的规模,因此不能符合半决赛球场标准。
在稍晚与时任南非总统,ANC领导人姆贝基的会晤中,布拉特再次抛出上述观点。 Platzky的法庭证词显示,一天之后,姆贝基的总统府幕僚致电Rasool,称总统府认为,开普敦应该考虑为了举办半决赛,在绿点建设一座65000 座的球场。
这其中的玄机,不久在被道破。“之前FIFA代表团以开始就不喜欢Athlone,他们还没有把Athlone的情况报告给布拉特……唯一能阻止Athlone计划的就是布拉特,唯一能轻易改变之前决议的就只有南非总统。”
Platzky的证词提到,2006年1月 26日,西开普省长官Rasool和开普敦执行市长Mfeketo在一次会议中说,FIFA和总统府建议开普敦在绿点修建世界杯场地。3天后,在LOC和中央政府的会议上,人们只是默认了事实。9天后,南非体育和旅游部副部长在一次国会媒体吹风中,把绿点列入了候选世界杯场地。
这时,绿点选址合法化,进入一系列仓促的决策流程。上述法庭证词说,执行市长Mfeketo被赋予了世界杯事宜的决策权,但他并未就此向相关的决策咨询机构垂询。
3. 预算膨胀多级跳:“建成后每年可能亏损770万”
专家认为,绿点球场项目很可能亏空23.9亿兰特。世界杯之后,绿点球场的经营维护,可能形成又一笔巨大的债务。
2006年7月,Zille收到了委托报告,绿点选址在所有六个选址中,被评为倒数第二。此时,专家预计绿地球场的建造价格为30.8亿兰特。
专家认为,绿地球场项目很可能亏空23.9亿兰特。而Athlone则只有在低收益情况下,才会出现亏损。
但是否能举办半决赛,什么球馆符合标准,最后的话语权几乎完全属于FIFA。除非开普敦放弃这场半决赛。
“不管这是不是恐吓,省政府和中央政府都说过,我们必须承办半决赛,否则就是失败。这是议会的决议。”Zille在接受Cape Times记者采访时说。
在2006年3月 15日布拉特签署下举办地协议和场馆使用协议后,再更改地点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Zille所要解决的,是如何在市、省、国家三级财政中寻找足够支持,填补30亿兰特的建设费用。
当年Zille向上级西开普省长官Rasool汇报这一预算时,Rasool的反应是,这个预算还不成熟,我们依据财政状况会砍掉多余的部分。2006年10月31日,Zille向中央政府提交了最后的方案,预计投入总额为24.9亿兰特,并且“要避免不必要的设计”才能压缩至此。
Zille要求,绿点项目最多向市民收税4亿兰特。这份方案要求中央政府支付20亿兰特,省政府支付1亿,其余4亿由市级财政负担。方案部分采纳了上述评估报告,提出最多可能亏损22亿兰特的数值。
方案最后的陈述意味深长:“修建绿点球场的决定,是基于政治和战略考虑,而不是依照严格的收益支出分析。”
即便如此,绿点球场的修建预算却一步步调高。2007年3月,承建公司 Murray& Roberts和WBHO中标的修建费共计为28.6亿兰特。
两年后,建设费却需要追加16.5亿兰特。其中包括建筑行业过热,价格上涨的5.69亿;LOC要求提高建筑标准的1.09亿;和最终建筑结构设计复杂所需4.42亿。
据记者了解,南非公共事务委员会,曾专程就预算增加进行调查,并未发现明显未归,但调查报告表示,“参与招投标的主要企业一共只有六家,他们似乎在价格调整上形成了联盟。”
最终,中央政府投入30亿兰特,省政府追加到2亿。M&G报道称,而对于开普敦的纳税人而言,随着市级财政投入从5亿增加到12.08亿,扣除政府基金增加部分,他们还需要额外赋税大约8.1亿兰特。
这49.1亿兰特,还不是“绿点”耗损的全部,据2006年一份当地分析报告显示,开普敦本地的足球队,一般上座率少于1000人/场,单场最高上座人数在15000左右。而在Newlands这个橄榄球足球两用球场,橄榄球比赛的平均上座人数在30000上下。
这意味着,世界杯之后,绿点球场的经营维护,可能形成又一笔巨大的债务。根据上述报告测算,即便绿点能达到Newlands的上座率水平,未来三年的经营状况,也只是介于600万亏损到160万盈利之间。
4. FIFA吸金术:“史上最赚钱的一届世界杯”
即便不算票务收入,仅靠电视转播授权费和特许赞助费,这已经是FIFA历史上最赚钱的一届世界杯,将达到破纪录的30多亿美元,其中的14%分给参赛队和俱乐部。
比起政府投入的捉襟见肘,FIFA却在怨声载道中迎来了自身商业模式的高潮。
在世界杯的商业游戏规则中,FIFA和LOC(南非组委会)并不需要直接为场馆基础设施建设买单,但LOC将一部分票务收入,作为球场租金返还给球场所在城市(或球场所有者)。
譬如,根据开普敦市、FIFA和LOC的协议,开普敦将获得10%的球票净收益,作为修建绿点球场的资金补偿。然而,绿点球场比赛场次的票务总量,占到全部球票的14.69%。
绿地球场总投资的45亿兰特中,有12亿由市政资金支付。LOC在此的票务净收入大约为37亿兰特,其10%仅仅为3.7亿兰特,还不及市政投入的1/3。而这3.7亿兰特中,还有1/3需要支付给一家球场管理运营公司,支付其在世界杯期间的服务。
对整个国家在基础建设、安保、培训的总投入约300亿兰特计算,如果所有赛会城市的票务分成都以 10%计算,所分的收入不过2.54亿兰特。
事实上,南非世界杯的票务情况并不乐观。据当地媒体此前报道,在距离世界杯开幕日还有两个月时,295万张球票里,还有65万张球票没有销售出去,占总数约22%。国际足联官方数字显示,在分配给31支非东道主参赛国家的57万张球票中,也有 33万没有销售出去,滞售比例高达58%。
但是,即便不算票务收入,仅靠电视转播授权费和特许赞助费,这已经是FIFA历史上最赚钱的一届世界杯,将达到破纪录的30多亿美元,其中的14%分给参赛队和俱乐部。
南非世界杯的奖金补助数额额,创纪录地增长到4.2亿美元,比上一届增长61%。在4.2亿总奖金中,南非世界杯冠军得主将得到3000万美元,即便小组赛一场未胜,球队也能获得900万美元分红。
电视收入之外,FIFA还会从六个合作伙伴企业,以及一些世界杯赞助商那里获取巨大的商业利益。据了解,本届世界杯赞助商的最低门槛,设在历史最高点6500万美元。即便如此,仍有许多企业希望挤入这一行列。
自1998年布拉特担任主席后,企业为FIFA提供的赞助费一般都超过其总收入的80%。
“对于我们而言,争取世界杯赞助,直接的消费拉动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一位FIFA合作伙伴企业的中国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世界杯的商战门槛越来越高,更多已经融入品牌战略,“简单说,就像竞争对手之间争口气。”
INTEGRATION咨询公司研究员Joe Akaoui的案例研究同样指出,商家通过绑定受众对其品牌与世界杯相关性的认知,只在世界杯赛程初期,对男性和对足球有明显兴趣的人有效。
然而,对于这项不断向发展中国家进入的运动而言,商业规则却不免撞上这些地方焦虑的发展神经。
由于FIFA在世界杯场馆周围严格的商业限制,普通民众们甚至很难自发去做些小买卖。“有麦当劳和百威在,我们本地的啤酒、烤鸡,都没法卖了。”住约翰内斯堡的青年罗布里加(Nobrega)说。
没有授权,纪念品的买卖也是非法的。与过去不同的是,这次FIFA甚至买下了2010与南非国旗相组合的商标权益。过去人们熟知的“Worldcup”、 “WC Football”加上主办国名称的字样,同样收入囊中。
南非统计局5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第一季度南非失业率为 25.2%,较去年第四季度上升0.9%。做过此项研究的南非学者Udesh Pillay也认为,当初政府高估了世界杯提升就业的作用。
5. “反世界杯”圈子:揭黑、诉讼、罢工与选战
工会是另一支具有影响力的力量。近来兴起的“购买南非制造”(Buy South Africa)运动,运动的中心就在开普敦市内一家贸易市场。运动组织者,Cosatu是南非最大的工人联盟之一。但当地的官员告诉媒体,南非制造比起进口货,价格上确实没有优势。
从南非媒体报道中看,布拉特和国际足联正陷入形形色色的“反对圈”中。
在署名花旗银行研究员 Hazelhurst的一份报告中提到,当主办国南非正承担了不成比例的支出时,国际足联这个世界杯的独家组织者,获得了赛事带来的主要利益。
这不是冲突的全部诱因。世界杯这样难得的盛事,正成为南非政治力量的诉求焦点,它天然地融入到新兴国家的民主政治形态中。
经本报记者查阅,M&G诉LOC一案,及其相关报道中的法庭材料,大部分源于2007年6月29日,开普敦当地环保组织CEPA(the Cape Tow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ssociation)在开普敦高级法庭对政府相关环保责任人编号为4051/2007的质询案。
CEPA理事长为Arthur J Wienburg,是年61岁,1980年代曾经是开普敦市政议会议长,1990年代任执行委员会主席。此番诉讼的由头,是称绿地球场的重建,在环评程序上存在瑕疵。当时,曾经的绿地田径场已经拆迁完成75%。
CEPA的诉讼同时也针对前述评估报告中,政府高额的投入和未来盈利能力的较差预估。Wienburg还就此在当年5月向布拉特致信,希望“高抬贵手”,同意世界杯半决赛在扩建为55000座的Newlands举行。
这场官司当时被判败诉。但在2010年4月,M&G以当初CEPA诉讼材料为主要素材的调查新闻,一经刊出,依旧引起巨大风波。M&G记者的另一层立意,是希望借此彻查LOC在项目招标中的问题,2010年5月25日的庭审,即是希望公开LOC与绿点球场的承建商间的招投标文件。
在报纸设有记者站点的开普敦,最近两届执行市长,均是反对党民主联盟(DA)成员担纲。其中上述批评绿点球场的女市长Helen Zillie,已经通过2009年的选战,升任西开普省行政长官。她取代的正是敲定绿点球场建设的前执政党长官Ebrahim Rasool。
开普敦的政治氛围一直紧张。2007年至2008年,两人因为Rasool指派人手对Zillie阁员贪污问题的进行审查,曾经对簿公堂,最终法庭判省政府败诉。但此时,两人间的选战已经开始。
工会是另一支具有影响力的力量。近来兴起的“购买南非制造”(Buy South Africa)运动,运动的中心就在开普敦市内一家贸易市场。运动组织者,Cosatu是南非最大的工人联盟之一。但当地的官员告诉媒体,南非制造比起进口货,价格上确实没有优势。
“那些世界杯赞助商的产品,大都是中国、越南的工人生产的。”Cosatu下属的一家纺织工人联盟叫做 SACTWU,联盟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在说,世界杯期间排除罢工的可能。据外媒报道,Cosatu也在5月28日有类似表态。
在南非政坛,Cosatu位置微妙。该组织与南非共产党、执政党ANC组成联盟,多以批评政府的形象出现,但一直寻求更充分的政治地位,他们的身后,是高失业率下的普通民众。
对于南非普通民众而言,世界杯和它耗资巨大的一系列工程,正在激起理性的思辨。“这并不只是供全世界观赏的游戏,如果FIFA 和那些企业赚到了钱,我们得到了什么?”罗布里加说。
6. 从德国到南非:世界杯这本账
南非的情况则仅仅与1974年的德国世界杯类似。当时德国所有场馆投资均也是公共财政。据Meaning和Plesis引用的公开信息,南非翻新和重修共10个场馆,总投资额达13.8亿美元(约为100亿兰特),远高于2004年南非代表团在世界杯组办权投票中所列出的1.14亿美元预算(约为8.18亿兰特)。
早在2000年,根基未稳的布拉特已在酝酿,将更多新兴国家划入国际足联建构的商业帝国。在从未举办过世界杯的非洲,经济水平上乘的南非是不时之选。
这个4900万人口的国家,产业结构却依赖对外贸易。但金融危机之后,南非自身经济并不牢固,2007、2008年GDP 增长均在2%以下,去年负增长0.5%,通胀率却长期徘徊在5%以上高位。
从2000年输给德国,到2004年获得申办权,时至今日,“绿点”在南非并不是个孤立的事件。南非一家名为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of Security Studies)的非盈利性学术团体,近日汇编了媒体对FIFA掌控的世界杯工程的负面报道。其中,除了绿点球场之外,南非世界杯在约翰内斯堡、德班的球场工程的招投标程序,也受到质疑。
在德国世界杯的安联体育场,也出现过工程转包中的贪腐弊案。但是,南非所受的质疑,却更加广泛。
究其原因,南非安全研究所学者 Collette Schulz Herzenberg认为。南非世界杯在投资方面,过多的政府力量介入影响了规模的控制。南非公共事务委员会(PSC)的报告也指出,南非世界杯给政府、半官方机构带来了巨大的资源和商机,因此可能产生与公共利益相悖的利益输送。
早在2006年,就德国与南非举办世界杯的前景,德国汉堡大学教授Wolfgang Maening和斯特伦勃大学教授Stan Plessis就已做过相关比较研究。
南非的情况则仅仅与1974年的德国世界杯类似。当时德国所有场馆投资均也是公共财政。据Meaning和Plesis引用的公开信息,南非翻新和重修共10个场馆,总投资额达13.8 亿美元(约为100亿兰特),远高于2004年南非代表团在世界杯组办权投票中所列出的1.14亿美元预算(约为8.18亿兰特)。
而在 2006年10月发布的中期预算执行报告中,世界杯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的预算达20.8亿美元,其中场馆建设11.7亿美元。
比照2006年的德国世界杯,德国共花费了19亿美元建造12座世界杯场馆。但其中60%是有俱乐部和私营投资者赞助;德国俱乐部衡量投入时,首先考虑自身财力,而收入则是依靠冠名权、提高联赛球票价格,增加VIP区域作为等达成。
两位德国教授也考量了南非那些由公共资金覆盖的场馆后续使用问题。“除了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的两座球场,由于当地有最大的足球和橄榄球俱乐部,其他的球场利用率均不会太高。”
在收入方面,2006年,国际足联从世界杯中所获主要收入高达24亿美元,主要源自电视转播和市场开发权;当年国际足联报告的2006世界杯总花销为7.04亿美元。所获利润为19亿美元。
而德国组委会开具的预算总额为5.71亿美元,利润2.06亿美元。其中主要源自门票收入;税后利润1.45亿美元,在返还 FIFA6500万后,有8000万美元剩余,分发给德国足协、联赛和奥委会。
南非世界杯而言,如果比照2006年德国的盈利水平,问题显而易见。当时南非组委会计划全球售出270多万张门票,以期获得6.38亿元门票收入,这意味着门票均价超过200美元。
然而,当时南非失业率27%,中等水平月收入也仅为280美元。南非最高级别的足球联赛,普通门票售价也仅为2.8美元。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南非以外的非洲球迷,合计仅购票3万多张。
其他地区的球迷则担忧漫长的旅途和南非的治安。据报道,LOC已经将世界杯期间赴南非的国外游客人数预期,从750000人下调到200000人;外国游客的门票销售预期也从480000张下调到373000张。
2004年,南非在申办材料中预计,本届世界杯将刺激南非经济至少110亿美元的增长,其中外国旅游者将贡献其中16%份额。
原文链接:http://www.21cbh.com

开普敦城市北滨,大西洋潮起潮息。
桌山(Table Mountain)挡在这里。高达1087米的山体云雾缭绕,近百年历史的进山缆车,已被喷绘上足球的黑白色块。随着车道缓缓上行,游客们置身海角山巅。物是人非,南非民主变革已愈15年。
山麓北侧的滩涂上,有一座造价45.06亿兰特(约合5.96亿美元)的开普敦球场(Cape Town Stadium)。它也被人们称作“绿点”(Green Point Stadium),2010年世界杯将在这里举行第二场比赛。
但对74岁国际足联(FIFA)主席布拉特而言,绿点是个给他带来麻烦不断的地方。
把世界杯带进好望角,是这个瑞士人12年主席任期中一件开创性的政绩。但这些年间,对其形象不利的证词,也正来自于此,甚至被接连呈上公堂。
最新的焦点正是绿点球场。5月25日,一家名为Mail & Guardian(以下简称M&G)的网络媒体公司,把南非2010年世界杯组织委员会(以下简称“南非组委会”或“LOC”)告上南非高腾省南区高级法庭,案件编号为09/51422。
原告方指出,南非组委会应该公开与绿点球场有关的工程招标文件材料。但被告方律师却认为,M&G不具备获得文件的主体资格。
M&G关注工程招标材料,是因怀疑布拉特和国际足联官员,在绿点球场施工中,涉嫌不正当牟利。他们的证据是,另一案件中多份当地政府官员的法庭证词提到,布拉特和LOC官员的联合阻击,让开普敦市政府最终放弃了低价改造球场的计划。
这中间的差价至少高达28亿兰特(约合3.75亿美金)。
一片阴影笼罩着非洲大陆的第一届世界杯。
“这将是国际足联收益最多的一届世界杯。”2010年初,LOC官员表示,国际足联将至少揽得史上最高的30亿-40亿美元收入。
硬币的另一面却并不美妙。虽然世界杯能够提振主办国经济已是屡试不爽,但南非能否成为赢家,还是未知之数。
6年前,南非代表团的申办文书中所列世界杯总费用仅为30亿兰特(约合3.97亿美元)。但据南非公共事务委员会2009年年末数据,总预算费用已膨胀近十倍,增至约290亿兰特(约合38.4亿美元)。    1. 昂贵的半决赛:“绿点”曾经只是“B计划”
M&G表示,开普敦支付绿点球场49.06亿兰特的高昂造价,似乎仅仅为了从FIFA 获得这场半决赛的举办权。
2009年12月14日,绿点球场修建完成,这座球场含有60000个座位,包括视野较佳的VIP和商务包厢。世界杯期间,将有5场小组比赛和1场半决赛在此处举行。
M&G表示,开普敦支付绿点球场49.06亿兰特的高昂造价,似乎仅仅为了从 FIFA获得这场半决赛的举办权。
但在改造绿点之前,在开普敦市和其所在西开普省(Western Cape Province)一级,有相当部分官员支持另一座Athlone球场。这座球场位于城市郊外的贫困区,翻修球场外的基础设施,有利于当地形成新的商业区和工作机会。
2005年7月,一支国际足联的技术代表团来到开普敦,分别考察了Athlone和绿点球场所在地,那是开普敦一处公共绿地,这儿本来有一座以“绿点”命名的田径运动场,如果修建新球场,需要先拆掉原来的建筑。
国际足联感觉Athlone球场的球场许多座位视角不好,不利于球票销售。
在世界杯举办规则中,国际足联具有一系列事项的最终话语权。而举办国当地的组委会,则负责具体组织、调配等事宜。各国的组委会中,虽然包括了各个关联部门的负责人,但当地足协官员是主要力量,他们往往依照国际足联标准和指示执行工作。
这里有一个最简单的利弊关系式。如果增加座位,意味着门票数量的增加。在FIFA和南非足协(SAFA)的赛事收益中,门票收入是重要部分,尤其对于当地足协,这是世界杯给予的最大红利。
当年9月30日举行的省市联席会议中,当地官员明确Athlone仍然是最优选择,而由于国际足联团队的推荐,会议认为,绿点可以作为“B计划”。
10月18日,FIFA竞赛部和市场开发部负责人带队的代表团来到开普敦。
“他们觉得Athlone似乎不符合开普敦的世界级胜地形象,并且,太多的座位位于球门柱后方。相反,他们认为绿点毗邻桌山,是更好的选址。”在座的文化部门负责官员 Lorraine Platzky告诉西开普省时任长官Rasool。
但是,就算开普敦坚持选址Athlone这个球场,所损失的不过“是一场世界杯的半决赛”。根据FIFA要求,举办半决赛的场地需要至少拥有60000个座位,而Athlong球场仅拥有45000个座位    2. 选举日的协议:“我们建绿点球场,是因为布拉特说‘我喜欢绿点’”
在当地一个电视节目中,开普敦市长Zille公开称,“我真的认为,我们去建绿点球场,是因为布拉特说‘我喜欢绿点’,而不是它真正是对南非人民最好的东西。”
一个月后,布拉特亲临开普敦,第一次来到南非的立法首都。让南非方面惊讶的是,布拉特开门见山地赞扬绿地选址。
4个月后,在FIFA执委会讨论前一天,布拉特签署了与开普敦政府、南非组委会的举办地协议和场馆使用协议。
M&G的调查显示,这一天是2006年3月15日,来自南非民主联盟(DA)的Helen Zille被选举为开普敦执行市长。非洲国民大会(ANC)党的老市长Mfeketo落选。令人惊讶的是,布拉特签署的协议是几日前传到瑞士的,代表开普敦政府签字的仍是Mfeketo。
根据身边人员的法庭证词, Zille第一次在市长会议上接触世界杯事宜,即提出要暂缓签署场馆修建合同。她委派了包括环境评估在内的课题,将绿点与其他几个选址进行比较。
在当地一个电视节目中,Zille甚至公开称,“我真的认为,我们去建绿点球场,是因为布拉特说‘我喜欢绿点’,而不是它真正是对南非人民最好的东西。”
文化部门负责官员Lorraine Platzky回忆,2005年11月22日,时任西开普省时任长官RasooRasool在酒店房间会晤布拉特。布拉特说,开普敦应该是2010年的形象窗口。他特别提到,绿点地区是2010年世界杯半决赛的绝佳举办地。
话锋一转,布拉特说令FIFA严重忧虑是,Athlone球场无法扩充到50000座位的规模,因此不能符合半决赛球场标准。
在稍晚与时任南非总统,ANC领导人姆贝基的会晤中,布拉特再次抛出上述观点。 Platzky的法庭证词显示,一天之后,姆贝基的总统府幕僚致电Rasool,称总统府认为,开普敦应该考虑为了举办半决赛,在绿点建设一座65000 座的球场。
这其中的玄机,不久在被道破。“之前FIFA代表团以开始就不喜欢Athlone,他们还没有把Athlone的情况报告给布拉特……唯一能阻止Athlone计划的就是布拉特,唯一能轻易改变之前决议的就只有南非总统。”
Platzky的证词提到,2006年1月 26日,西开普省长官Rasool和开普敦执行市长Mfeketo在一次会议中说,FIFA和总统府建议开普敦在绿点修建世界杯场地。3天后,在LOC和中央政府的会议上,人们只是默认了事实。9天后,南非体育和旅游部副部长在一次国会媒体吹风中,把绿点列入了候选世界杯场地。
这时,绿点选址合法化,进入一系列仓促的决策流程。上述法庭证词说,执行市长Mfeketo被赋予了世界杯事宜的决策权,但他并未就此向相关的决策咨询机构垂询。    3. 预算膨胀多级跳:“建成后每年可能亏损770万”
专家认为,绿点球场项目很可能亏空23.9亿兰特。世界杯之后,绿点球场的经营维护,可能形成又一笔巨大的债务。
2006年7月,Zille收到了委托报告,绿点选址在所有六个选址中,被评为倒数第二。此时,专家预计绿地球场的建造价格为30.8亿兰特。
专家认为,绿地球场项目很可能亏空23.9亿兰特。而Athlone则只有在低收益情况下,才会出现亏损。
但是否能举办半决赛,什么球馆符合标准,最后的话语权几乎完全属于FIFA。除非开普敦放弃这场半决赛。
“不管这是不是恐吓,省政府和中央政府都说过,我们必须承办半决赛,否则就是失败。这是议会的决议。”Zille在接受Cape Times记者采访时说。
在2006年3月 15日布拉特签署下举办地协议和场馆使用协议后,再更改地点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Zille所要解决的,是如何在市、省、国家三级财政中寻找足够支持,填补30亿兰特的建设费用。
当年Zille向上级西开普省长官Rasool汇报这一预算时,Rasool的反应是,这个预算还不成熟,我们依据财政状况会砍掉多余的部分。2006年10月31日,Zille向中央政府提交了最后的方案,预计投入总额为24.9亿兰特,并且“要避免不必要的设计”才能压缩至此。
Zille要求,绿点项目最多向市民收税4亿兰特。这份方案要求中央政府支付20亿兰特,省政府支付1亿,其余4亿由市级财政负担。方案部分采纳了上述评估报告,提出最多可能亏损22亿兰特的数值。
方案最后的陈述意味深长:“修建绿点球场的决定,是基于政治和战略考虑,而不是依照严格的收益支出分析。”
即便如此,绿点球场的修建预算却一步步调高。2007年3月,承建公司 Murray& Roberts和WBHO中标的修建费共计为28.6亿兰特。
两年后,建设费却需要追加16.5亿兰特。其中包括建筑行业过热,价格上涨的5.69亿;LOC要求提高建筑标准的1.09亿;和最终建筑结构设计复杂所需4.42亿。
据记者了解,南非公共事务委员会,曾专程就预算增加进行调查,并未发现明显未归,但调查报告表示,“参与招投标的主要企业一共只有六家,他们似乎在价格调整上形成了联盟。”
最终,中央政府投入30亿兰特,省政府追加到2亿。M&G报道称,而对于开普敦的纳税人而言,随着市级财政投入从5亿增加到12.08亿,扣除政府基金增加部分,他们还需要额外赋税大约8.1亿兰特。
这49.1亿兰特,还不是“绿点”耗损的全部,据2006年一份当地分析报告显示,开普敦本地的足球队,一般上座率少于1000人/场,单场最高上座人数在15000左右。而在Newlands这个橄榄球足球两用球场,橄榄球比赛的平均上座人数在30000上下。
这意味着,世界杯之后,绿点球场的经营维护,可能形成又一笔巨大的债务。根据上述报告测算,即便绿点能达到Newlands的上座率水平,未来三年的经营状况,也只是介于600万亏损到160万盈利之间。    4. FIFA吸金术:“史上最赚钱的一届世界杯”
即便不算票务收入,仅靠电视转播授权费和特许赞助费,这已经是FIFA历史上最赚钱的一届世界杯,将达到破纪录的30多亿美元,其中的14%分给参赛队和俱乐部。
比起政府投入的捉襟见肘,FIFA却在怨声载道中迎来了自身商业模式的高潮。
在世界杯的商业游戏规则中,FIFA和LOC(南非组委会)并不需要直接为场馆基础设施建设买单,但LOC将一部分票务收入,作为球场租金返还给球场所在城市(或球场所有者)。
譬如,根据开普敦市、FIFA和LOC的协议,开普敦将获得10%的球票净收益,作为修建绿点球场的资金补偿。然而,绿点球场比赛场次的票务总量,占到全部球票的14.69%。
绿地球场总投资的45亿兰特中,有12亿由市政资金支付。LOC在此的票务净收入大约为37亿兰特,其10%仅仅为3.7亿兰特,还不及市政投入的1/3。而这3.7亿兰特中,还有1/3需要支付给一家球场管理运营公司,支付其在世界杯期间的服务。
对整个国家在基础建设、安保、培训的总投入约300亿兰特计算,如果所有赛会城市的票务分成都以 10%计算,所分的收入不过2.54亿兰特。
事实上,南非世界杯的票务情况并不乐观。据当地媒体此前报道,在距离世界杯开幕日还有两个月时,295万张球票里,还有65万张球票没有销售出去,占总数约22%。国际足联官方数字显示,在分配给31支非东道主参赛国家的57万张球票中,也有 33万没有销售出去,滞售比例高达58%。
但是,即便不算票务收入,仅靠电视转播授权费和特许赞助费,这已经是FIFA历史上最赚钱的一届世界杯,将达到破纪录的30多亿美元,其中的14%分给参赛队和俱乐部。
南非世界杯的奖金补助数额额,创纪录地增长到4.2亿美元,比上一届增长61%。在4.2亿总奖金中,南非世界杯冠军得主将得到3000万美元,即便小组赛一场未胜,球队也能获得900万美元分红。
电视收入之外,FIFA还会从六个合作伙伴企业,以及一些世界杯赞助商那里获取巨大的商业利益。据了解,本届世界杯赞助商的最低门槛,设在历史最高点6500万美元。即便如此,仍有许多企业希望挤入这一行列。
自1998年布拉特担任主席后,企业为FIFA提供的赞助费一般都超过其总收入的80%。
“对于我们而言,争取世界杯赞助,直接的消费拉动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一位FIFA合作伙伴企业的中国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世界杯的商战门槛越来越高,更多已经融入品牌战略,“简单说,就像竞争对手之间争口气。”
INTEGRATION咨询公司研究员Joe Akaoui的案例研究同样指出,商家通过绑定受众对其品牌与世界杯相关性的认知,只在世界杯赛程初期,对男性和对足球有明显兴趣的人有效。
然而,对于这项不断向发展中国家进入的运动而言,商业规则却不免撞上这些地方焦虑的发展神经。
由于FIFA在世界杯场馆周围严格的商业限制,普通民众们甚至很难自发去做些小买卖。“有麦当劳和百威在,我们本地的啤酒、烤鸡,都没法卖了。”住约翰内斯堡的青年罗布里加(Nobrega)说。
没有授权,纪念品的买卖也是非法的。与过去不同的是,这次FIFA甚至买下了2010与南非国旗相组合的商标权益。过去人们熟知的“Worldcup”、 “WC Football”加上主办国名称的字样,同样收入囊中。
南非统计局5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第一季度南非失业率为 25.2%,较去年第四季度上升0.9%。做过此项研究的南非学者Udesh Pillay也认为,当初政府高估了世界杯提升就业的作用。    5. “反世界杯”圈子:揭黑、诉讼、罢工与选战
工会是另一支具有影响力的力量。近来兴起的“购买南非制造”(Buy South Africa)运动,运动的中心就在开普敦市内一家贸易市场。运动组织者,Cosatu是南非最大的工人联盟之一。但当地的官员告诉媒体,南非制造比起进口货,价格上确实没有优势。
从南非媒体报道中看,布拉特和国际足联正陷入形形色色的“反对圈”中。
在署名花旗银行研究员 Hazelhurst的一份报告中提到,当主办国南非正承担了不成比例的支出时,国际足联这个世界杯的独家组织者,获得了赛事带来的主要利益。
这不是冲突的全部诱因。世界杯这样难得的盛事,正成为南非政治力量的诉求焦点,它天然地融入到新兴国家的民主政治形态中。
经本报记者查阅,M&G诉LOC一案,及其相关报道中的法庭材料,大部分源于2007年6月29日,开普敦当地环保组织CEPA(the Cape Tow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ssociation)在开普敦高级法庭对政府相关环保责任人编号为4051/2007的质询案。
CEPA理事长为Arthur J Wienburg,是年61岁,1980年代曾经是开普敦市政议会议长,1990年代任执行委员会主席。此番诉讼的由头,是称绿地球场的重建,在环评程序上存在瑕疵。当时,曾经的绿地田径场已经拆迁完成75%。
CEPA的诉讼同时也针对前述评估报告中,政府高额的投入和未来盈利能力的较差预估。Wienburg还就此在当年5月向布拉特致信,希望“高抬贵手”,同意世界杯半决赛在扩建为55000座的Newlands举行。
这场官司当时被判败诉。但在2010年4月,M&G以当初CEPA诉讼材料为主要素材的调查新闻,一经刊出,依旧引起巨大风波。M&G记者的另一层立意,是希望借此彻查LOC在项目招标中的问题,2010年5月25日的庭审,即是希望公开LOC与绿点球场的承建商间的招投标文件。
在报纸设有记者站点的开普敦,最近两届执行市长,均是反对党民主联盟(DA)成员担纲。其中上述批评绿点球场的女市长Helen Zillie,已经通过2009年的选战,升任西开普省行政长官。她取代的正是敲定绿点球场建设的前执政党长官Ebrahim Rasool。
开普敦的政治氛围一直紧张。2007年至2008年,两人因为Rasool指派人手对Zillie阁员贪污问题的进行审查,曾经对簿公堂,最终法庭判省政府败诉。但此时,两人间的选战已经开始。
工会是另一支具有影响力的力量。近来兴起的“购买南非制造”(Buy South Africa)运动,运动的中心就在开普敦市内一家贸易市场。运动组织者,Cosatu是南非最大的工人联盟之一。但当地的官员告诉媒体,南非制造比起进口货,价格上确实没有优势。
“那些世界杯赞助商的产品,大都是中国、越南的工人生产的。”Cosatu下属的一家纺织工人联盟叫做 SACTWU,联盟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在说,世界杯期间排除罢工的可能。据外媒报道,Cosatu也在5月28日有类似表态。
在南非政坛,Cosatu位置微妙。该组织与南非共产党、执政党ANC组成联盟,多以批评政府的形象出现,但一直寻求更充分的政治地位,他们的身后,是高失业率下的普通民众。
对于南非普通民众而言,世界杯和它耗资巨大的一系列工程,正在激起理性的思辨。“这并不只是供全世界观赏的游戏,如果FIFA 和那些企业赚到了钱,我们得到了什么?”罗布里加说。    6. 从德国到南非:世界杯这本账
南非的情况则仅仅与1974年的德国世界杯类似。当时德国所有场馆投资均也是公共财政。据Meaning和Plesis引用的公开信息,南非翻新和重修共10个场馆,总投资额达13.8亿美元(约为100亿兰特),远高于2004年南非代表团在世界杯组办权投票中所列出的1.14亿美元预算(约为8.18亿兰特)。
早在2000年,根基未稳的布拉特已在酝酿,将更多新兴国家划入国际足联建构的商业帝国。在从未举办过世界杯的非洲,经济水平上乘的南非是不时之选。
这个4900万人口的国家,产业结构却依赖对外贸易。但金融危机之后,南非自身经济并不牢固,2007、2008年GDP 增长均在2%以下,去年负增长0.5%,通胀率却长期徘徊在5%以上高位。
从2000年输给德国,到2004年获得申办权,时至今日,“绿点”在南非并不是个孤立的事件。南非一家名为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of Security Studies)的非盈利性学术团体,近日汇编了媒体对FIFA掌控的世界杯工程的负面报道。其中,除了绿点球场之外,南非世界杯在约翰内斯堡、德班的球场工程的招投标程序,也受到质疑。
在德国世界杯的安联体育场,也出现过工程转包中的贪腐弊案。但是,南非所受的质疑,却更加广泛。
究其原因,南非安全研究所学者 Collette Schulz Herzenberg认为。南非世界杯在投资方面,过多的政府力量介入影响了规模的控制。南非公共事务委员会(PSC)的报告也指出,南非世界杯给政府、半官方机构带来了巨大的资源和商机,因此可能产生与公共利益相悖的利益输送。
早在2006年,就德国与南非举办世界杯的前景,德国汉堡大学教授Wolfgang Maening和斯特伦勃大学教授Stan Plessis就已做过相关比较研究。
南非的情况则仅仅与1974年的德国世界杯类似。当时德国所有场馆投资均也是公共财政。据Meaning和Plesis引用的公开信息,南非翻新和重修共10个场馆,总投资额达13.8 亿美元(约为100亿兰特),远高于2004年南非代表团在世界杯组办权投票中所列出的1.14亿美元预算(约为8.18亿兰特)。
而在 2006年10月发布的中期预算执行报告中,世界杯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的预算达20.8亿美元,其中场馆建设11.7亿美元。
比照2006年的德国世界杯,德国共花费了19亿美元建造12座世界杯场馆。但其中60%是有俱乐部和私营投资者赞助;德国俱乐部衡量投入时,首先考虑自身财力,而收入则是依靠冠名权、提高联赛球票价格,增加VIP区域作为等达成。
两位德国教授也考量了南非那些由公共资金覆盖的场馆后续使用问题。“除了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的两座球场,由于当地有最大的足球和橄榄球俱乐部,其他的球场利用率均不会太高。”
在收入方面,2006年,国际足联从世界杯中所获主要收入高达24亿美元,主要源自电视转播和市场开发权;当年国际足联报告的2006世界杯总花销为7.04亿美元。所获利润为19亿美元。
而德国组委会开具的预算总额为5.71亿美元,利润2.06亿美元。其中主要源自门票收入;税后利润1.45亿美元,在返还 FIFA6500万后,有8000万美元剩余,分发给德国足协、联赛和奥委会。
南非世界杯而言,如果比照2006年德国的盈利水平,问题显而易见。当时南非组委会计划全球售出270多万张门票,以期获得6.38亿元门票收入,这意味着门票均价超过200美元。
然而,当时南非失业率27%,中等水平月收入也仅为280美元。南非最高级别的足球联赛,普通门票售价也仅为2.8美元。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南非以外的非洲球迷,合计仅购票3万多张。
其他地区的球迷则担忧漫长的旅途和南非的治安。据报道,LOC已经将世界杯期间赴南非的国外游客人数预期,从750000人下调到200000人;外国游客的门票销售预期也从480000张下调到373000张。
2004年,南非在申办材料中预计,本届世界杯将刺激南非经济至少110亿美元的增长,其中外国旅游者将贡献其中16%份额。
原文链接:http://www.21cbh.com



分类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