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领导同志先走

  张鸣 既非假期,也非假日,然而安徽舒城县的万余名学生却在4月26、27两天放假。仅仅是因为这两天舒城要开一个有400余位领导干部参加的会议。有关的副县长解释说,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避免交通拥堵。(4月29日,新京报)
  时常听说、也遇见过给领导让路的事,领导出行,小民回避,现在已成常态。但因为领导开会,就让学校停课放假,还挺新鲜。一个县城,来了400位领导,就交通拥堵了,就得让1万多中小学乃至幼儿园的学生让路,呆在家里。我想知道,那两天舒城的居民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被要求呆在家里不能出门?我想,至少领导车队经过的地方,警察是会静街的。
  当然,对于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来说,这样的解释,基本属于骗鬼,傻子都不信。我没有去过舒城,就算县城小的可怜,总不至于多了400人就会拥堵,据说那地方风景不错,每天的游客也不止400。有1万多学生的县城,常住居民怎么也该有4、5万人,地方不至于小到如此地步。就算真的会堵,那么等学生上课之后再出动,也就不堵了嘛。真要因为拥堵,某些人该让路的话,按道理也该领导干部让学生,断然没有1万多人为400人让路的道理。
  然而,我们看到,号称公仆的领导干部,仅仅因为开个会,就可以让全县的学校停课。其实并没有把自己当公仆,他们一直就是在当官做老爷。这样的老爷,为了自己的方便,可以让管辖下的百姓做任何事情,连起码的顾忌和忌讳都没有。世界各国的通例,孩子的事,都是大事,学校的正常秩序,是绝对不能随意被干扰的。在某种程度上,这不仅是一个规矩,而且是一个忌讳。这样的忌讳,古代中国也有。历朝历代,从来学校的事务,地方官不能随便干预,在学校周边,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任何官员,都不敢到学校逞威风,从来没听说过那位大员到访,学校或者书院为此暂停课业的事情。民国时期是军阀当道,但当道的军阀,即使是张作霖这样的粗人,逢年过节,也要到当地的学校给教师拜年拜节,鞠躬如仪。军阀打仗,一般碰到学校也是尽量绕着走。没想到,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们的领导干部,却连帝制时代的官员,甚至军阀都不如。对自己民族的后代,敢如此肆无忌惮地作威作福。
  某些地方,官本位的空气浓烈到令人窒息的地步,恨不得整个社会都围绕着领导在运转。为人民服务,变成了为领导服务,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为了孩子,变成了一切为了领导。哪怕让一万多孩子不上课,打乱教学秩序,也得让领导尽可能舒服方便。为了领导的观感,甚至要预先把哪怕一丁点“隐患”的萌芽,都彻底消灭,做到万无一失,不能让领导堵哪怕一分钟的车。可以想象,那两天,领导出行的时候,肯定是警车开道,一路绿灯。因此也不能因路上出现上学的孩子,让领导的车走起来不那么痛快。于是,干脆来个彻底解决,让学生放假,不出门。1万多学生不能上课,其实仅仅是因为担心可能会耽误领导几分钟时间。
  这种伺候领导伺候到家的思路,其实不仅仅是舒城一地有,但做的如此过分,如此拿百姓以及百姓的孩子当草芥的,还是舒城。可以想象,如果是为了领导的安全,他们能做出什么来。
  
]]>



分类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