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春节花了我半年的积蓄

文/天山来客



  小时候,总是盼望着过大年。过年了,可以吃饺子、穿新衣、放鞭炮、收红包。如今自己工作了,结婚了,轮到自己当家做主了。

  我是北京一家外企的一名销售人员,月收入有5000多元。买房子、装修房子加上去年结婚,仅有的一点积蓄也光得精光。妻子在一家中小企业工作,企业因资金短缺而停工,一直为工作的事情奔波、发愁。

  今年春节,我带着妻子回家过年,父母自然是欢天喜地。对于我来说,手头的确有点紧。为了给家里争光,也为了不让妻子挨冻和受到委屈,我打电话给爸爸,请他在年前把家里粉涮一新,添置一台液晶电视和一台空调,并承诺承担10000元。另外,我还计划春节回家开销6000元。其中孝敬长辈2000元,探亲访友2000元,剩下的2000元作为预备费用。

  腊月二十九我从北京乘飞机回到家中,当晚,我悄悄地把买液晶电视和空调的10000元钱交给了妈妈。爸爸说叫小叔一家人三口也在我家过年,他还在宾馆里订好年夜饭。大年三十的下午四点钟,我与弟弟接小叔全家到宾馆里吃年夜饭。晚上全家人喝了两瓶五粮液,等爸爸买单的时候,服务员指着我的妻子说,这位小姐已经结过账。父母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回去我问了妻子一共花了多少钱,妻子说一共花了2800元。

  大年三十给父母和小孩子红包是家乡的老传统。现在的红包数额真是不菲。吃过饭后,我给爸爸妈妈红包各1000元,给堂妹(小叔的女儿)和侄子(弟弟儿子)压岁钱各500元。这是我吃年夜饭前早就准备好的。合计3000元。

  弟媳妇要请我和妻子到歌厅里唱歌,全家老少总动员,从不进歌厅的父母也随我们一起进了歌厅,包了一间大厅,玩到十一点多,我抡先付了账,支付了880元。

  大年初一,小叔叔请我们全家人吃饭,我与弟弟拎着一条中华香烟,一瓶五粮液,一袋白沙粮和一盒糕点到小叔家拜年。小叔、弟弟和爸爸陪我玩麻将,一直玩到下午一点钟才吃中饭,我放在麻将桌抽屉里的1000元钞票只剩下120元钱,一下子输了880元。

  大年初二,弟弟带着我在超市为长辈们挑选合意的礼品。我有四个舅舅,三位姨娘,每户280元礼品。另外给外婆500元。从初一开始,依次到各长辈家拜年。其间,表弟、表妹小孩往跟前一站,1000元的红包就出手了。此项共计3460元。

  回家的来回路费共1326元。回家的机票打折,两个人800元,返程的火车票共约526元。此外,我和妻子回家前各一买套新衣服支付2200元。

  大年初五,我和妻子乘火车回到了北京,回到家里一算费用,总共花了27013元 (不包括置办年货、给上司送礼、到岳父家拜年的费用)身上所带的现金和银行卡上的现金已所剩无几。出手大方,觉得自己气派,可是一算起费用来真有点舍不得,心里有点酸酸的感觉。我开始明白了一年一度的春节,为何有人欢喜有人忧,甚至患上“恐年症”。

  中国作为礼仪之邦,亲朋好友之间的礼尚往来不可或缺。春节图的就是一个共享团圆的温馨气氛,但是,过年还是节俭点好,不能一味比富摆阔,打肿脸称胖子。要量入为出,碍于人情面子,只会让春节消费成为负担。毕竟妻子还没有工作,毕竟年后的日子还要过,毕竟……

 



分类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